离职员工起诉老东家讨薪 中信证券连败三场

来源:券业行家 

伴随着光鲜亮丽的年报,令人仰羡的薪酬,这个“金三银四”的跳槽高峰,又传来了券业人士讨薪的声音。

秉持“民间工会”的初心,行家历来对券商“民工”报以同情。比如这位中信证券的部门副总,离职后为讨要递延数年的年终奖,和老东家打起了劳动争议官司。

历经一审、二审和再审,“券业一哥”均遭败绩,不得不低头认错,掏出了近百万的银子。

再审劳动争议案

3月30日,裁判文书网新增一则与券商相关的民事裁定书。

中信证券因被申请人邓宗耀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行家翻查了与之相关的另外三份裁判文书(以下统称为“判决书”),尽力还原了案件的事实。

部门副总被“发配”

据判决书显示,邓宗耀生于1978年,2014年1月入职中信证券总部。双方书面签订为期五年的劳动合同,约定工作部门为清算部,工作岗位副总裁,工作地点北京。

在部门副总任上,邓宗耀的月工资约为3万元,扣税后到手2.5万元左右。

当然,更为可观的收入是年终奖,在券业大年2015年,邓宗耀的年终奖高达56万元,2016年也有40万元。

履职四年,合同期未满,邓宗耀的职场之路却陡然变得艰难。

2018年1月3日,中信证券发布调岗通知,以“2017年度绩效考核不合格”为由,将其职级降为客户总经理。同月7日,中信证券将其工作地点由总部调至北京天通苑营业部。而工资水平也是大打折扣,仅为此前的四分之一。

邓宗耀不服调岗降薪的处理,经申诉无果,发出被迫解约通知书。双方于2018年1月7日解除劳动合同。

行家注意到,邓宗耀在入职中信之前并没有券商任职经历。他于2014年10月首次登记机构为中信证券;2018年8月,其协会信息显示为离职注销。

离开中信证券后,邓宗耀现任广州银行风险管理部门经理,常住地址位于广东韶关。

虽说职业发展翻开了新的一页,但他和老东家的纠葛并没有两清。

讨薪诉讼获赔偿

为讨要被拖欠的薪酬,邓宗耀先是向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讨说法”,后续又向法院起诉中信证券,要求支付2018年1月七天的拖欠工资0.87万元,克扣年终奖(2015-2017年度分别为32万元、20万元和40万元),解约补偿金20.76万元等。

中信证券辩称,因2017年绩效考核结果不合格,公司有权对其进行调岗,调整后的岗位内容和薪酬具有合理性。2015年度和2016年度年终奖已全额发放;2017年度未通过考评,不符合发放年终奖条件。当事人系自行申请离职,无需支付解约补偿金。

此案先后经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最后由中信证券提交北京高院再审。

再审法院依据邓宗耀提交的个税清单、银行流水等证据,确定2015年度年终奖金额无误,并认定中信证券存在递延发放年终奖的情况“具有高度可能性”。

法院指出,邓宗耀2017年绩效考核不合格的材料系中信证券单方面制作,当事人提出了异议。在中信证券未能就绩效奖金考评依据及不予发放绩效奖金的原因作出合理解释的情况下,酌情确定2016年度剩余绩效奖金数额及2017年绩效奖金数额。

关于调岗降薪,再审法院认为,邓宗耀的调岗职级明显低于原岗位,工作内容亦存在巨大差异,以此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应当获得补偿。

最终,北京高院驳回了中信证券的再审申请。

据此前判决,中信证券需支付2015年至2017年年年终奖差额70.96万元,以及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10.16万元,合计81.13万元。

过往讨薪案一览

近年来,券商员工“讨薪”事件不时见诸媒体,行家此前的报道可参见页眉处的#讨薪# 标签。

再比如说,最近又有两起涉及国都证券的案子:一是退休高管集体索要补充养老金,一审二审均被驳回;二是部门副总泄露上司薪酬被辞退,法院支持获得补偿。

言归正传,将目光聚焦在中信证券,行家发现,与券业一哥的体量相比,相关案件并不算多:2014年以来的“讨薪”人员只有23位,其中还包括中信华南等子公司。(后台回复【中信证券劳动争议】查看详情)

从判决结果来看,上述案件中有20起法院做出了判决,最高的一笔解约补偿为26.56万元,最高的单年递延奖励达到44.37万元。

细看9起驳回原告全部主张的案例,中信证券的理由颇为正当。其中一起当事人为招揽项目行贿,被判刑入狱,未获得递延奖励。另一起当事人婚内出轨有违社会公德,中信证券就此解约无需补偿。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